沈司棋

一年半之后,我再次见到曾经喜欢的男孩,在武林广场的地铁口。
我正匆匆赶往聚会,出站时无意瞥到一个似曾相识的背影,那瞬间突然奇怪地生出某种确信,即使跟他相处只有过短短二十天,即使告别后从未见面,即使知道他远在数千公里外的另一个城市。
那种突如其来而又莫名其妙的感觉萦绕在心头,我紧紧盯着那个转身下电梯的背影,待看清正面时,像被一团棉花轻轻撞了一下。
那确实是他,曾经相握在夜晚的海边漫步过的人,如今沉默地出现我的城市,而我一无所知,只能在地铁站里交汇的几秒见证他的到访,像街头擦身而过的陌生人。
那一刻说不清多少念头闪过,而我只是如常般走过,把他的身影留在背后,没有停下脚步。
略过戏剧化的相认,也略过若无其事的寒暄,只是两个擦身而过的路人,偶然地交汇,然后彼此心照不宣地告别。

评论